运营商如何应对互联网+ 5G、大数据成突破口

在 互联网 +的战略及新形势下,传统 运营商 的角色、模式、技术均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与考验。

在中央网信办近日召开的座谈会上, 中国移动 副总经理李正茂表示,我国在新一代的信息通信基础设施方面,确实面临重大机遇和挑战,如能抓住机遇、又能应付好挑战的话,就有可能真正成为一个 网络 信息技术方面的强国。

怎样应对行业裂变和新趋势?目前,5G、大数据、通讯技术产业IT化等,正在成为中国 移动 、 中国联通 、 中国电信 三大运营商突围的领域。

5G发展应上升至国家战略李正茂表示,从中国移动的角度,重点特别发力的是5G网络。

目前,中国移动在 4G 网络方面,发展迅速,已相对成熟。据李正茂介绍,4G网络建设运营,已近两年时间,目前中国移动已建成全球网络规模最大的4G网络,超过100万个 基站 ,在国内覆盖了约85%的人口、70%以上的行政村。基站总量相当于美国四大 电信 运营商基站总量的总和,比欧洲所有运营商的基站总和加起来还多。用户规模也迅速扩大,到今年年底4G用户预计可以突破3个亿。“现在每月平均1000多万将近2000万的用户在增长。”

全球在5G上的竞争非常激烈。日本在两年前已经设立国家计划,明确宣布2020东京奥运会时要提供5G服务;韩国提出在2017年就要率先提供5G的一些先导性服务; 欧盟 成立了5G组织,目标非常明确:要掌握5G核心专利的20%,并获得全球35%的市场。中国启动也比较早,2013年由 工信部 、科技部、发改委联合成立了中国5G推进组。

国际电信联盟今年正式启动了5G的计划,所选用的名字和中国选用的名字一模一样——MT2020。该组织所设定的2020的5G技术标准的八大关键技术标准,基本上都采用了中国提出的标准。从目前各方面的情况来看,中国在5G技术发展里面的卡位和过去2G、 3G 时代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,影响力很大。

李正茂建议:鉴于5G技术在新一代的信息通信基础设施里面如此重要,很多互联网的应用,比如今后面向物联网的应用、车联网的应用,叠加在上面的各种互联网+的应用,甚至工业互联网的应用,都和它密切相关。建议将5G发展问题,上升到一更高层次,甚至上升到一个国家的战略层面。

 

大数据的三大挑战

 

目前,大数据在企业和社会层面已成为重要的战略资源,在企业管理、政务和公共服务领域、市场化等方面已经显示出巨大的影响力和产业价值。而三大运营商是天然大数据的集中营,海量网络数据,业务运营数据等,无论从时间的跨度,还是地理的范围看,都具有其他行业不可比拟的显著优势。

比如,政务和公共服务领域,运营商的大数据可以提供包括用户画像、个人征信、位置轨迹,包括社交圈等丰富的信息。中国 联通 副总裁韩志刚介绍,联通大数据也致力于改善民生的服务和城市的治理等方面,积极推进政务、医疗、卫生、健康、教育、养老、交通等关键领域大数据的 整合 和集成应用,进一步提高了政务和公共的服务效率。“在市场化应用方面,中国联通的大数据目前在金融,包括征信、广告、车联网等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。”

大数据赋予了洞察未来的能力的同时,面临的挑战也不容小觑。

第一,信息壁垒的存在,影响了数据的开放性。受 信息化 水平的制约,各行业的数据资源还存在标准化程度低、准确性和完整性不够。同时,数据的开放性不高的情况,因此数据的标准化和开放性,是影响大数据发展的重要因素。

第二,大数据相关的技术能力和创新性不足。大数据的技术,涉及到海量数据的采集,包括解析、清洗、存储、管理、挖掘、应用等多个方面。专家型人才储备方面明显不足,同时缺乏原创技术。对开源社区的贡献有限,进而对前沿技术路线的影响也比较微弱。

第三,隐私安全如何维护。互联网记录并保留每个人的身份信息和行为特征,一旦泄露,将威胁到用户的隐私和人身安全;同时,对企业也会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。因此,应结合我国实际情况,构建大数据信息安全风险的框架,为大数据的应用发展保驾护航。大数据的应用发展,应该统筹谋划,同时,加快关键技术的研发和产业的培育,完善数据开放,以数据保护、市场监管、法律法规等节点的布局,最终引导大数据走上开放、合作、安全的健康发展道路。

重构网络

中国电信副总经理柯瑞文认为,从国家和运营商以及社会的资源情况看,现在城市和农村的接入可能还要发点力。城市的接入主要是光进铜退出,因为铜制速度已经比较被动。在光的领域里,光要走出去,这方面中国电信正在做一些有益的尝试,“在一带一路中往前面走,在中东、海上都有一定的储备,下一步做这个事”。

目前总体来说,农村3G和铜制 宽带 的覆盖面有95%以上,但是剩下来的5%和4G后的城乡差距,使得农村问题依然令人关注。“信息的差距不能在新一轮发展中又出现。”柯瑞文表示。

另一方面,网络建好以后要惠及民生。“包括涉及民生的各个行业,比如医疗、卫生、教育如何实现整合打包,这实际是物联网的内容。其次,用户家庭和终端方面,配套需跟上。比如,开放合作,推动支持双卡六模全 网通 手机 。”

柯瑞文还指出,五中全会提出网络强国绝对不仅是电信运营企业的网络,这里还有网络重构的问题。CT(通讯技术产业)和IT(信息技术产业)的消费,实际上是一个信息化的衡量指标。可以预计以后网络上的IT成分比CT大很多,占主导。“现在目前社会上为什么BAT的企业比三家电信运营企业更能够灵活、方便、低价提供服务呢,因为它是基于IT,电信运营企业是CT,电信运营企业要抓住机会,实施网络的重构。”

在网络重构方面,不仅是运营商要积极主动推动,整个产业链条的力量要一起来行动。“现在推出了一些软件基于网络和 NFV (网络功能虚拟化)等的东西,实际上都是增加网络的软件成分,在这方面 华为 、 中兴 已经做得很超前了。”

针对目前运营商面临的互联网+形式,柯瑞文提出了两个具体建议:第一,集合包括资本在内的社会各种力量,一起推进网络特别是基础网络建设,推进共享;第二,在边远的农村地区,在国外的一带一路地区,可能需要建立基金和 普遍服务 机制。

 

来源:C114中国通讯网

关于中国通信学会 | 与我们联系

Copyright China Institute Of Communications.All Rights Reserved

京ICP备05081448号